處女花開 - 优优色影院



 

香奈子第二天一大早便起床,当香奈子起床后,她感到头非常的痛,而且身体
也非常的不舒服。
然而,香奈子的眼睛更是无力,她感到她的眼睛无法打开,有种怕光的感觉,
于是香奈子又立刻闭起眼睛,稍做休息。
现在,香奈子已经下了床,非常的没有精神。
这时,太阳已高空当照强,烈的太阳光从窗户的隙缝里射进了香奈子的房里来

香奈子于是走到窗户旁,将窗户打开,香奈子差一点就受不了。
那强烈的太阳光,炽白色的,一下又转换成黄色,香奈子面对着这强烈的太阳
光,突然间,摇了摇头,便说了:「今年的夏天一定会非常的热,会比平常的温度
高许多…」
这时候,香奈子已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突然,香奈子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昨晚在吃饭时,她被凉子玩弄的事情,香
奈子想到此处,她的头又浮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事情,现在香奈子又开始乱想。
香奈子想着:「她那种被凉子刺激的感觉,现在,她觉得非常担心,怎么会那
么样子的奇怪呢?」
她有点不敢相信,但是,昨晚的情形,现在她依依想起了,香奈子的心中也就
开始淫乱了。
香奈子感到她的头非常的混乱,一切的事情,依依的在眼前前浮现了。
现在香奈子已经知道,她是如何回到房里睡觉,想到此处,香奈子又有种睡意
了。
昨晚当香奈子自己在浴室里洗澡时,洗了一半,她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还记得,她原本还打算绘画,但是有种睡魔在她的脑子里,一直在袭击她,
一直要她赶快回房去睡觉,于是香奈子也就挡不住那个恶魔的侵袭,便被那恶魔所
侵袭了。
然而,她昨晚被凉子玩弄的情形,也就依依的想起来了:「凉子真的好讨厌,
老是捉弄我,真是受不了。」香奈子这么想着。
香奈子这时又发觉,原来她没有穿内裤,她的内裤是被凉子在捉弄时被凉子给
脱掉,于是她也就没有内裤穿了。
想到此处,香奈子更觉得憎恶凉子,她现在发觉了,她的檯灯依然在亮着,她
的床单非常多的皱纹,因此她确定了,昨晚…
香奈子心里想:「凉子一定是脱了我的内裤,便心满意足!于是也就没有来侵
袭她。」
然而,香奈子的推测却是错误了,她根本不知道,修弓和凉子昨晚都来到了她
的床上,在玩弄她呢!
但是,香奈子现在觉得没穿内裤,好像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她从来没有这种
感觉。
现在,香奈子又在猜测,她想,凉子待会一定会来她的房间。
因为,她想,凉子昨晚也大概很疲倦,所以还没来,待会她一定会来,于是,
香奈子又紧张了。
待会,要是凉子来了,依然光着屁股,这样子不太好!
也许,凉子待会不会来,也说不定啊!
但是,她也得穿裤子啊!她总不能整天都光着屁股啊!
现在,香奈子的心思又转移了,她已经忘了她没有穿裤子。
她在想,假如,她依然与凉子保持着这种秘密的关係,对整个家庭都不好,再
这样子下去,还得了,不行!不行!
这样子再下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我一定要想办法才行,否则,这个家一定
会变了模样。
香奈子想到此处,于是便想要和凉子商量,假如这种事情,在她的父亲离开家
里便解决,现在也不会有如此多的麻烦。
香奈子已渐渐感到焦虑,但是,她居然和一个女人发生这种关係,香奈子心里
想着,愈想自己实在太不应该了。
然而,凉子必须对这件事完全负责,因为,身为一个做母亲的她,居然会跟一
个少女发生这种不寻常的关係,在怎么说,都也是香奈子的错误。
香奈子终于决定了,于是她换了件衣服,她穿了一件牛仔裤,上半身依然穿着
夏天的薄衬衫,淡青色用麻布做的衬衫,依然把美丽的身材给显露出来。
当香奈子穿好衣服后,便走出了她的房间,她探出头来,看一看,奇怪,凉子
和修弓怎么都还没起床呢?
于是,香奈子便到厨房,自己随便的弄些早点,吃起了早餐。
香奈子想着:「赶快将早餐吃完,也好继续画画。」
但是,这个时候,她又想起了凉子,凉子又打断了香奈子的思绪。
「真糟糕!怎么又会想起凉子呢?这样子,还得了。」
此刻整个家庭都静悄悄的,好像中午睡午觉时的情形,只有一些家俱摆在客厅
,其它都没有东西,瞬间,香奈子又继续的吃起饭来。
香奈子吃完饭后,便走到了画室,开始画画,她把所有的精神集中于画画。

这天早上,凉子和修弓早已约定了时间,要在早上九点半才起床。
香奈子在画室里画画,画得非常入神。
突然间,香奈子从画室里听到从窗外传来了一阵声音,她仔细的听,她的确听
到了。
「大概是凉子和爸爸起床了!」香奈子想。
过了几分钟,香奈子便离开了画室,走到厨房,这时候,香奈子发现了父亲已
在厨房里忙,香奈子便问:「凉子起床了吗?」
她父亲回答:「还没有,我刚刚叫她起床,她一直躺在床上,不愿意下来,真
是讨厌。」
香奈子便说:「爸爸,我来帮你弄早餐。」
「不用了、不用了,我只要喝一杯咖啡和几片土司就得了,凉子还在楼上呢!

香奈子便说:「那我上楼去叫凉子起床。」
于是,香奈子便到了楼上,打开了门,说着:「凉子,起床!起床!起来吃早
餐了!」
凉子便走到饭厅对修弓说:「香奈子要我十点到画室找她耶!」
修弓便说:「不行、不行!十点钟左右,香奈子便会发作,很恐怖哦!太危险
了,妳不能去!」
凉子便问:「香奈子到底是什么病啊,怎么会那么快就会发作?」
修弓便说:「因为,我昨天又另外给她吃那黑褐色的香香,这种香香非常毒,
所以,香奈子待会就会发作的,因此妳待会一定不能去画室。」
凉子便说:「黑褐色的香香,灰色的草草,紫色的覃覃…我在国中时,老师便
告诉我!」
修弓便说:「那妳不就成为高手、专家了吗?」
凉子便说:「记得那黑褐色的香香没有毒啊!」
修弓便说:「凉子,你那个老师教你的?我看妳,倒不如送一包香香给他,当
作礼物吧!」
修弓并说着:「日本的香香,有非常多种,有些非常的毒,因此必须要熟记每
一种种类的名称。红红的毒比黑褐色的的更毒,但是红红非常的漂亮,会有很多人
都会误食红红。关于有一种,茶色的达摩那那,是有名的淫药,只要被一沾到,那
个人在数小时后,会因为淫乱而死而且会死得很凄惨。还有一种淡色的蕈蕈,乃是
一种迷魂药,它名字叫阿卞路路,当吃了这种药后,便会使整个人失魂落魄,神精
不对劲。」
修弓说完后,便拿着麻绳和一些小道具,接着说:「凉子,我们今天就把香奈
子给解决吧!以后,妳也就可以得到我全部的财产了。香奈子在服用药物后,最迟
再过二小时就会立刻发作,我们就等待机会吧!」
在画室里的香奈子,已感到身体有股热气,她开始在幻想了,幻想着她和凉子
在作爱了。
凉子看到香奈子好像心中有种幻觉,凉子的手和脚都已麻痺了,她没办法用手
去搓香奈子的肉洞了,因为凉子也在胡思乱想。
瞬间,香奈子的脸颊已通红了,红的像大苹果般的红,甚是美丽。
这时凉子便用修弓教的方法,在香奈子的眼前用手振动一下,但是,香奈子看
不见。
于是凉子立刻又去找修弓,告诉他。
「妳把香奈子的腰部抱住,然后,再抖抖香奈子的腰。」
于是凉子便照着修弓的方法去做,但是香奈子依然没有反应。
修弓便叫着:「凉子,妳把衣服通通脱光,快呀!」
修弓叫着凉子,要她裸身,凉子便说:「那你也要脱光哦!」
于提,修弓和凉子都把衣服给脱光了,两个裸体便站在一起,这时,凉子又说
:「香奈子的衣服也该脱光啊!这样子,我们三个人,才能够一起玩啊!」
修弓也就将香奈子的衣服给脱光,香奈子毫无反抗,也没有反应。
修弓便说:「我现在已把香奈子的衣服给脱光了,香奈子是不会知道的。香奈
子现在一直都在存着幻觉,脑袋里有着别的世界,她现在是什么都看不见。」
凉子便说:「另一个世界?那么香奈子的世界是不是很漂亮了,她是不是在绘
画呢?她是不是在画风景画呢?她是不是可以看到她自己的画呢?她的世界是不是
有着宫殿、有着城堡呢?她是不是在当皇后还是妃子呢?香奈子现在是不是听得到
我们说话的声音呢?香奈子是不是能在幻觉里听到我们说话的声音呢?她要是能听
到声音,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声音,不是吗?」凉子一直疑惑着问修弓。
修弓便说:「她是存在着幻觉,但是,我们两个人,在她的幻想里是不会存在
的,妳放心好啦!」
凉子不信便说:「下次你有空,不如你自己试试看吧!」
修弓并没有理会她便说:「我们开始办事吧!」
修弓说:「香奈子啊!妳的奶子好漂亮哦!让我吸吮一下。」
于是修弓便开始强暴香奈子了,修弓将香奈子抱起来,一边吸吮着香奈子的奶
子,一边开始搞在一起。
这时候,凉子也就拿出了相机,打算拍下几张照片,当她对準焦距时,一下子
便得到了快感。
于是凉子的阴部很快就起了反应,她蠢蠢欲动,很想玩一玩。
这时候,修弓一直在吸吮着香奈子的奶子,吸吮着非常兴奋,修弓急着想要与
香奈子接吻,没想到,香奈子这时候的舌头己伸出来了。
修弓也就将自己的嘴巴和香奈子的嘴巴合在一起,凉子这时,也就用相机拍了
几张照片,便把相机放在旁边,而走了过去。
凉子开始在抚摸着香奈子,但是她不能只顾着香奈子啊!于是,凉子也就将一
手抚摸着修弓,凉子乱摸、乱摸的。
修弓将香奈子的阴唇翻开,结果,香奈子的爱液立刻溢放出来,而且还是源源
不断的。
修弓边看,边愣住了,便说着:「哇!香奈子那么厉害啊!她居然可以溢放出
那么多的爱液,真是了不起啊!真的是非常的了不起啊!」
接着,修弓便用他的的舌头去舔香奈子的爱液,他非常的焦虑,胡乱的舔,而
且舔得一点技巧都没有。
修弓舔得一直在喘气:「啊…啊…太过瘾了…」
凉子看到修弓在舔着香奈子,心里面也有着毛毛的感受,她便想去舔修弓的鸡
巴,但是,修弓却看到香奈子的嘴巴打得开开的。
于是修弓便把他的肉棒插入香奈子的嘴巴,由于香奈子的舌头技巧非常棒,因
此修弓很快就射精了。
修弓原本打算这次在外面射精,把香奈子的身体都射满精液,当修弓正在思虑
时,他来不及拔出来,便射到香奈子的嘴巴。
凉子将香奈子的身体翻了一个身,凉子用舌头舔香奈子的大苹果,她也想体会
那种美妙的感觉,因为她总是听修弓说:「我女儿的大苹果很棒、很棒哦!」
于是,凉子这次当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凉子现在就开始舔香奈子的大苹果
了。
然而,香奈子好像只小鱼在游动着,她的腰不断的地移动着,甚是美丽。
修弓这时候又楞住了,他还想在拍几张照片,但是,他却无法动弹,他感到似
乎全身都像抽筋似的,没办法动弹。
修弓听到了有女人呻吟的声音,那阵阵的呻吟声不断的发出:「哦!哦…哦!
哦!哦…」
原来是凉子发出来。
本来,还是香奈子比较沉乱,比较能够持续,因为香奈子的口技非常好,所以
凉子的阴唇被香奈子舔不到一分钟,凉子便受不了。
这时候,香奈子将凉子的阴唇打开,香奈子舔着凉子的阴唇及阴道沟,慢慢地
用伏进方式。
凉子痛得哇哇叫!现在,凉子已受不了,她已开始淫叫了。
凉子紧紧的抵住香奈子的腰,并且不断往后仰,因为香奈子依然在舔着凉子的
阴唇,她舔得很起劲,凉子当然会哇哇叫,而受不了。
现在,凉子想离开香奈子的身上,但是,香奈子的舌头非常的巧妙,使得凉子
无法自拔,只好乖乖的被香奈子玩弄。
好不容易当香奈子在换气时,凉子感觉到了,凉子便离开了那块绒毯而脱离了
香奈子。
修弓也看见,便说:「凉子,妳怎么啦!怎么那么快就离开了香奈子呢?」
凉子便说:「哦!香奈子的口技,的确不是盖的。」
「真的!真的!」
「香奈子的口技真是了不起啊!」
于是修弓便到了香奈子身边。
修弓抱起香奈子,先吸吮着她,再来,修弓把他的肉棒塞她的口里,让她含,
修弓便舔着香奈子的阴唇,他依然感觉到,还是香奈子的味道比较棒。
瞬间,他非常的激动。
他的那根棒子又膨胀了,把女儿的嘴巴都撑开了,可是她却依然在舔着修弓的
龟头,修弓这时已得到了快慰,立刻在香奈子的口里射精,而且还是大量的射精呢

香奈子深恐精液会不够吸,于是,香奈子的嘴巴一直都没有动。
香奈子都是用吞的,把修弓的精液都吞到肚子里。
当修弓把精液射完后,便想离开香奈子,但是当修弓看到女儿那副脸色,那副
眼神,他便知道,香奈子不要他离开。
于是,他依然把肉棒放在香奈子的口里,没有移动,继续的让她去舔着。
凉子看着修弓和香奈子在玩,也有点激动,虽然,凉子刚被香奈子所征服,但
是,凉子还是需要享受那种快感,所以,凉子要求着修弓,便说着:「修弓,我们
一同来玩弄香奈子,我们用交换式的,好不好…」
修弓股有回答,凉子再次的说着:「修弓、修弓,让我们一起来玩嘛!」
「好吧!来!来!来来,现在让妳。」
于是,从现在开始,便由两个人共同来应付香奈子一人了。
修弓不断地抚弄着香奈子的乳房,然而,凉子却不断的在舔香奈子的阴唇,凉
子用舌尖去舔香奈子的小阴唇,香奈子却不动地在呻吟了。
这时候,凉子笑了,并说着:「我终于征服了她…」凉子得意的笑了。
修弓便说:「妳把舌头移到香奈子的阴核,然后将的整个阴核含着,再用舌尖
去碰它,那一定会让她哇哇叫的!妳不是要征服她吗?妳不妨试试看吧!」
凉子听了,便照着他所说的,她将香奈子的整个阴核含着,并用舌尖轻轻的触
碰着,结果香奈子便紧了一下,凉子更是高兴的说:「修弓、修弓!香奈子有反应
耶!我要继续的进攻她,我要完全的的把她征服。」
说完后,凉子又将香奈子的阴核含着,这次,凉子不断地用舌尖去触动着香奈
子的阴核,且不愿意放弃。
凉子希望香奈子这次能够大声的尖叫,她才要放过香奈子,经过数分钟后,香
奈子依然只有低声的呻吟着。
于是凉子又问修弓:「修弓,没效耶!无法征服香奈子,还有别的方法吗?」
修弓便说:「妳现在用手指插入香奈子的尿道,然后停留一分钟左右,再往外
往里搓,妳不妨试试看吧!」
凉子将香奈子的肉皮翻开,看到了她的尿道,于是凉子毫不疑惑的用手指插进
香奈子的尿道。凉子看到香奈子的阴核已经充血了,非常地红,她用手指轻轻地去
碰了一下。
「不错耶!不错耶!挺棒的嘛!不赖!不赖!」
接着凉子便开始将在尿道中的手指,往里往后的搓,并且还搓得很起劲呢!
这时候,香奈子丝毫没有反应,但是,几秒钟后,发出了大声的嚎叫。
「唉哟!…唉哟…好痒…好痒…快受不了…什么东西…在我的洞穴里去…」
香奈子不断地叫着,凉子这次更高兴的叫起来了,并说着:「我终于征服了她
…我已经征服…征服了…香奈子…征服香奈子…」
凉子非常的兴奋说着,因为凉子太高兴了,所以说话都说不出来,在这个时候
,凉子便对修弓说:「修弓、修弓!我们这样子下去,恐怕我们的计划无法完成了
。」
凉子呼吸急促的说了这几句话,修弓便说:「改天吧!改天吧!今天的东西特
别的好玩,我们不要放弃好吗?」
修弓的龟头已翘得很高很高,便将他的肉棒插入了香奈子的肉洞,说也奇怪,
今天香奈子的爱液,好像特别的多耶!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子过!
因为修弓的肉棒插入后,香奈子的爱液就溢了出来,真是太性感了。
修弓的龟头好像被香奈子的肉夹住了,他有点受不,但修弓不愿输给香奈子,
因此,修弓便将他的肉棒继续的往里搓,并且非常的快速。
这时,香奈子发出了尖叫声:「修弓…修弓…好…痛好痛…修弓…快快…快…
我快受不…了…受不了。」
接着,修弓便是起劲的动着,香奈子又叫起来了:「唉哟…唉哟…好痒…好痒
…」
现在修弓也已快受不了,他感到大大的满足,他有点想吐的感觉,他觉得全身
都被香奈子吸住了。
修弓又在抚摸着香奈子的乳房,并且不断的再次吸吮着香奈子的乳房,这时候
凉子叫着修弓:「修弓、修弓、修弓,起来,我要回去啦!她快要醒了…」
但是修弓却倒在香奈子的身上,凉子已叫不醒修弓了。

祐一和同学一起混,他想学他父亲到处玩,但是自己又不敢,于是找几个死党
做伴。
浩光将椅子推一下,便站起来了,他一面握着拳头看着祐一。
「唉呀!那里都好啦!我现在就要去东京啊!」
祐一心里想:「其实去东京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每次都是那些混混。那个地方
除了父亲的那些同流合污的臭女人,有什么呢?」
浩光说:「去带丽子那些女孩子回来吧!」
祐一说:「丽子的朋友,有什么好呢?」
浩光哼了一下,他对电玩的游戏台,感到非常的生气。
祐一就走出东京的店门,有很多店是祐一他们的,也就是他们集合的地点。
这些地方高校生可以大摇大摆的抽菸、喝酒的场所。
虽然祐一的表情没有任何拿定主意的样子,但是他的脸上似乎充满着自信的感
觉。
可能是被浩光看透他的心,当然,去东京,的确没有什么好玩的,然而,纵使
如此,祐一不想去东京,也是还有别的理由。
这个地方有女人,整天陪着喝酒玩耍,酒家到处都是,深夜的时候,这里可说
是非常的热闹,比起一般地方来说,真是没话说啊!
祐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呜…」
他深深的吸了一两口新鲜空气,他感觉到特别的清爽。
祐一还没有搞过女人,虽然他在女人下面东摸西摸也有过好几次的经验,但是
没有想到要再进一步,当然慾望是有的。
但是,祐一不愿与那些阿猫、阿狗的女人搞在一起,他的下意识这样子的告诉
他。
这时,祐一摸起裤袋,把烟盒给拿了出来,看了一看,便非常讶异的说:「真
是有够贱,连根烟也没有了,这下该如何来打发时间呢?」
祐一并不想回家,这时,祐一的心里想:「现在,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打发
时间的呢?要不然,会非常空虚的。」
他并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这时,他便往机场的方向走去,他不断的走,不断
地在叹气:「唉!唉!…」
香奈子就住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公寓里,也就是那栋华美大厦。
祐一到了香奈子的住处后,便按了电铃,他接连按了三、四声,都没有出来接
应,太概是还没有回来吧!否则怎会没有人出来呢?
于是,祐一摸摸口袋,把锁匙给找了出来,心里想,要是姊姊不在,自己就开
个冰箱,喝点啤酒看看电视。
由于祐一经常的在这里进进出出的,姊姊便给了他一付锁匙,因此他的进出根
本就不受到任何的限制,非常方便,祐一开了门,走了进去,当祐一走到大厅时,
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声音,这种声音甚是奇怪。
「呜呜…呜…」
这个声音乃是从屋子里面传出来的,祐一心里想,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他仔细的听,哦!原来是那种声音,可恶的家伙又来了。
原来我刚才按电铃都没有听到,他们已在搞到如此的地步,怎么可能会听到呢
?他们根本就没有听到电铃声。
香奈子不断的叫着:「哦!哦!哦!哦…」
她的声音非常的低沉,但又是非常的尖锐,实在是很奇怪的事情啊!
佑一慢慢地走近了声意的出源处,不断地接近了,他已经离他们愈来愈近了。
香奈子在叫着说:「讨厌,老是这种方式,不会换别种方式啊!再这样玩下去
,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香奈子不断地要求变换方式,好让她能够满足一切的需要,香奈子这时的声音
又快接近哭叫声了,听起来,模模糊糊的。
这时候,他的心里又在想:「他妈的,又在搞了…」
祐一用手扭转门的握把,用力的扭转,但是他汗水滑了一下,并没有打开门。
接着,祐一再次的扭开了门,门声发出「吱吱」的声音,但是他们似乎都没有
听见似的,因为他们正在作爱的颠峰。
祐一听到他们的声音愈来愈大了,祐一心里想:「要是这下被他们发觉了,那
是多么的不好意思啊!」
然而他们俩,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祐一已经进来了。
祐一看见他们两人光溜溜的身体,不断地在床上缠绵似的,他们两人不断地在
操着、干着,佑一看得非常的清楚。
佑一看到两种颜色绝然不同,黑白分明,是一种截然的对比。
那黑黑的皮肤是中冈的,那白白的皮肤是香奈子的,一下子黑色一下子又看到
白色甚是精采极了,祐一的心里这么想着。
首先,破祐一看见的是香奈子那黑黑的地方黑毛非常的多,这时,中冈好像正
要重新更换姿势,要重新的再搞一次。
他将身体立了起来,他将那插入洞穴里的鸡巴抽出来一点点,祐一看见了,他
那支棒子好大、好大啊!他不惊楞住了。
而且那棒子雄纠纠的,挺得非常高,整支棒子也都沾满了水,事实上,那个水
是爱液,棒子发亮着呢!实在是了不起啊!
这时,香奈子的头,不断的在摇晃着,不知道是要中冈不要在搞下去,还是叫
中冈不要拔出来,一时也看不清楚啊!
中冈将她的双腿抬得高高的,用力的一刺进去,香奈子叫了:「呜…呜…爽死
…」
中冈退了一下,又往前推了进去,这时,香奈子的叫喊更是大声:「哦!哦!
哦!哦!继续不要停,我快要上天堂了!」
香奈子不断地叫着,香奈子这时的身体弯弯曲曲的,不知像什么东西似的。
现在,他们两人满脸通红,满头大汗,看来已经快要了、快要了,香奈子将自
己的身体扭了一下,她将自己的屁股抬高,两脚抬得高高的。
香奈子的意思就是要他能够插得更深入一些,让她有更多的快慰,香奈子喉咙
,好像有点怪怪的,说不出话来,连声音都是被挤出来似的。
中冈开始不断地继续攻击,攻击得相当有干劲,香奈子也觉得挺不错的。
这时,香奈子说:「哦!对!对!就是那个地方,用力的插入那个地方继续的
插吧!让我赶上天堂吧!不要停!不要停!哦!实在太棒了。」
香奈子疯了似的,不断地叫着,看来,香奈子这次好像得到更多的快感了。
这时,祐一似乎也感到有喘气的声音,中冈可能也快撑不住了。
中冈觉得,自己的脖子好像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的头不断地「呜呜」的响着,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非常的重了。
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输给香奈子,我必须再次的兴奋,一定要将香奈子给打
败。
祐一看到香奈子的乳房非常的大,配合着中冈的动作,身体动得充分的漂亮,
他不禁羡慕起中冈能够玩到如此的美人。
祐一这时,嚥下了自己的口水,专心的注意看着他们两人,这时,他们那边又
出了声音。
香奈子叫着:「老头,你能不能再用力一点呢?」这时中冈的动作愈来愈快了

「好吧!老头!好吧!老头!让我们一起上天堂吧!」
他觉得这些动作实在是把他给震憾了!他真不敢相信,他能看到如此棒而且好
的表演。
祐一这时,不觉得这是卑贱、下流、无耻的事情,因为他也经常的看小电影,
也曾跟女人摸过,摸那下体黑黑的地方。
但是,祐一的眼睛非常的有活力,眼睛都不移动的注视着,祐一想,这粉红色
的两片,怎么不跟小电影的那两片粉红色的一样呢?祐一感到有点奇怪!
而祐一且又再想,这两人实在太厉害了,更何况两人中,有一个是他的亲人啊
!他他当然不能能夸他的姊姊啊!
香奈子不断地发出声音,祐一又感到奇怪啦!怎么香奈子也会发出这种野兽的
声音呢?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祐一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牛仔裤已经膨胀起来了,膨胀得大大的。
他的强棒早已挺得高高的,把牛仔裤都快撑破似的,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他不知不觉的将手移到前面去,那边又在说话了:「啊!不行啦!我快不行了
。」
祐一想:「等一下,我也一起过去好了。」
中冈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的全身不断地向后滚翻,他的身体已产生了抽筋似的
感觉,看来中冈可能会受不了。
祐一感到自己又听到声音了。
「香奈子,妳还是最好的!妳是最棒的!妳真是了不起啊!」
中冈不断地说着,接着,中冈便起来了,这个老头要找香烟来抽,用来调解、
缓冲他那高涨的情绪。
祐一便说:「他妈的,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啊!怎么不继续再下去呢?我看得
也不过瘾啊!」
祐一不断地往后退,因为他怕被中冈给发现,那他可能就完蛋了,祐一并没有
坐电梯下来,他走着楼梯下来。然而,他那根棒子,还是挺挺地。
祐一带着他那根棒子走了下来,匆忙的离开姊姊的房间,祐一不断的走,不断
的在想着刚刚的种种情形,实在太刺激了。

「祐一唉!你要吃得下饭啊!你的年纪轻轻,怎么不多吃一点呢?这样子是很
不好的事情啊!」他的祖母,高子一直在叫着。
祐一心里想:「这种东西怎么能吃呢,我怎么会有味口吃这种东西呢?」
毛太婆的料理,都是一些鹹鹹的东西,什么芋头啊!玉米啊!乱七八糟的,这
种东西也要叫人吃,真是噁心死了。
再加上,与老太婆一起共进晚餐,那有什么食慾可言呢?
歪着嘴巴,说:「嗯!妳那什么口气…」
高子说:「你高中毕业,也是找不到什么工作,你啊!你啊!小小年纪不学好
…」
祐一说:「阿妈!这关您什么事啊!」祐一「哼」了一声,便跑上二楼去了。
祐一的一家是住在郊区K室的住宅,一楼有二间,二楼有二间,但二楼用纸窗
子隔着六个房间,一楼隔成四个房间。
祐一一人就佔据了二楼的六个房间,当香奈子在时,他便和香奈子在同一个房
间。
旁边那四个房间,是祖母的房间,祖母每天都在唸经,整个家都快闹翻了,她
还是不停在唸经,唸经又听不懂。
这时,父母亲都上来了,他们坐在万年床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祐一这时不
禁想起,香奈子为何要离家出走的原因了。
香奈子考上大学,也就不再回来了,因为香奈子一边工作,一边唸书,然而,
香奈子并不是半工半读,她是受一个男人的照顾。
那个男人给她唸书,她陪那个男人上床睡觉,这种事情,很快就被每个人都知
道了。
父母亲都气死了,说:「什么嘛!居然当人家的姨太太。」
父母都说要与她脱离家庭关係,以后不在理会她,家里没有她那种女儿。
香奈子也叫起来了:「你管我!你管我!只要我的日子过好一点,你们无权管
我啊!」
香奈子是由一个叫中冈的男人来照顾,听说,他乃是某中小企业的总经理。
中冈供应她唸大学,租房间给她住,就是那中月黑的巷子里面。
中冈经常对祐一说:「祐一啊!我觉得香奈子不用去打工、上班,只要她好好
的上学,这样子就好啦!」
中冈和香奈子在公寓的时候,祐一和他们见了好几次面,香奈子虽然不回家去
,但是对祐一却是很温柔。
香奈子说:「我随时欢迎你来玩,我把锁匙交给你,你可来去自如。否则你在
那种家里待,一定会受不了的,你自己的生活又何必要听父母亲的话呢?」
她和中冈的事情,也毫不隐瞒的告诉了祐一,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事情

香奈子说:「你要知道,我当时为何会发生关係,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就是
为了和他在一起,并且彼此也都答应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卖身的感觉,我的命
运还没有那么遭啊!」
他的弟弟祐一,这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他依然在听香奈子说的话。
香奈子心里想:「在那个小小的家里,每天都和父母亲及祖母见面,倒不如自
己一人住。」
然而和新宿的那女孩子来比,香奈子的生活比她们好多了。
新宿那些女孩子是陪各种不同的男人睡觉,今天这一个,明天又不知道是那个
,这种日子更是悽惨无比啊!
于是祐一有时候也去找姊姊香奈子,有次碰到那个老头,真是很高兴,但是,
中冈这个老头,挺关心香奈子,有时候也给了些零用钱给香奈子。
他感到消失的背影中,爬上了床上,自从上次他去了香奈子的公寓后,他也就
不再去了。
上一次去找香奈子时,她正和中冈这个老头搞在一起,到现在,那种情形还一
直不断地在他的脑海存在着。
他不希望再次见到香奈子和中冈在搞在一起,所以,他也就不再到香奈子的公
寓了,因为,祐一觉得那种情形,似乎太噁心了。
那天佑一看到的情形,香奈子的丰腴乳房、黑黑的毛、汗水淋漓的身体,根本
就不像她,完全都改变似的。
祐一不愿再见到他们那种情形,他的心里想:「这个姊姊,一年前还是跟我睡
在同一个房间的。」
他想到这里,肚子有点怪怪的,他的脑中全都是一些幻想。
接着祐一又在想:「他妈的,那个老头是什么东西嘛!但是,那个老头与自己
又是完全的不同啊!自己天天的在喝酒、玩乐。」
想到此处,祐一觉得自己天天在「老爷」这个地方再混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了。
这个时,楼梯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不知是什么声音?仔细的听,好像是纸门
的打开声,看来,太概是老祖母上来了。
第一个声音便是敲钟的声音,接着便又唸起经来了,那个声音实太难听了。
于是祐一便开了收音机,收音机流出了美妙的音乐,非常好听,隔壁的阻母「
咳」一声,,但是祐一却不予理会祖母,祐一将收音机的音量开得非常的大。

香奈子不在家,他便将锁匙插进了门栓,把门给打开了,接着他便溜进了房子
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解脱了。
当祐一躺在沙发时,不禁又热起来,上次他看到那老头和香奈子的情形,祐一
非常的生气,嘴巴不停地说:「他妈的…」
佑一走到香奈子的房间,打开了衣橱,看到了好多的三角裤,啊!这些三角裤
有各式各样的,颜色也都不一样,非常的性感。
祐一拿了一件,并且将自己的牛仔裤解开了,开始在打手枪,祐一非常的兴奋
,他不断地搓着,这时,祐一感到非常的快感。
那衣橱里的香水也不停在刺激着他,他已经要射出来了,这时,他似乎听到有
人在叫着他:「祐一!祐一!」
祐一回头一看,原来是姊姊香奈子,他吓着了,他说着:「妳不要过来,妳赶
快出去啦!」
香奈子说:「唉!这又没有什么事情啊!你刚才不是一直在叫着我的名字吗?
更何况你的手上还拿着我的三角裤啊!我怎么可以不过来呢?」
祐一非常害怕的说:「妳不要靠过来,妳最好赶快的出去,妳赶快出去啊!」
祐一无意识的不断在抽动着,他的表情看来非常痛苦的样子。
香奈子说:「你怎么了,我们是姊弟啊!让我来教你,这又有什么不对嘛!这
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香奈子走了过来,并且说:「祐一,不要怕、不要怕,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啊!」
接着香奈子便把祐一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祐一感到很难为情似的。
香奈子又说:「你那天不是看到了我和那个死老头的事情吗?难道你不想也玩
玩吗?」
祐一就说:「妳那天有看见我啊?」
香奈子回答:「我并没有看到你,当你离开房间时,我听到有脚步声,我便知
道一定是你来了。更何况我觉得你自己也把你给压抑了,你要是强制的压抑,对你
自己不好啊!」
香奈子笑着说:「你自己起来,非常的可怜!但是你又很可爱!」
香奈子将自己的衣服给脱光了,祐一看到了姊姊的裸体,不禁的脸红了许多,
看来是非常害羞的样子。
香奈子说:「走!我们去房间去玩!再加上那边也有床,也比较方便啊!」
祐一觉得自己愈来愈兴奋了,眼看就可以干干香奈子了,走到了房间,香奈子
躺在床上,祐一觉得很不好意思的,不敢过去。
香奈子说:「过来嘛!何必那么害羞呢?」
祐一说:「我有点不好意思啊!」
香奈子说:「唉!你这孩子都已经十七岁了,还这么害羞,真是奇怪啊!你知
道吗?古时候,像你这个年龄,便要当人家的父亲了,你到现在还这样子,像话吗
?」
于是祐一也就走了过去,祐一的呼吸非常的快。
他慢慢地将自己的呼吸调好了,恢复了正常了,这时,祐一不慌不忙的摸着香
奈子的乳房,她那乳白的大奶子,甚有其魅力。
祐一觉得香奈子的胸部实在太漂亮了,让那个老头糟踏,实在是不划算啊!
看来,今天我可要好好的来搞一搞这漂亮的裸体,这美丽的乳房。祐一不断地
抚摸着香奈子的乳房,感觉非常的棒,犹如在地毯上的感觉。
接着祐一看到她那黑毛毛的三角核心地带,他那根强棒硬挺了起来,香奈子将
自己的大腿张开,让祐一好好的观察自己的洞穴。
祐一叫了起来:「好漂亮啊!」
祐一接着用手指去搅那粉色的肉片,非常的鬆软,弹性很棒啊!
祐一说:「我今天总算看到女人的秘密地方,实在太棒了!」
祐一大声的笑着:「哈…哈…」
「我来教你要如何插入前洞,让我来看看你的肉棒。」香奈子说。
「不错嘛!你的肉棒挺不错的。」
祐一用手去摸她的肉穴,祐一觉得好像有点一粒粒的感觉,不知是什么东西似
的。
祐一不断地爱抚着香奈子的下体,他希望香奈子的下体能流出爱液来。
祐一说:「姊姊,妳的洞穴非常的漂亮,让我来舔一舔吧!」
于是祐一也就把舌头靠进去了,慢慢地舔着姊姊的阴唇及花心,香奈子的洞穴
,弹性非常的好,肉片很细緻,非常的可爱。
经过祐一的不断抚摸之后,香奈子感到有种痒痒的感觉,这时,香奈子闭起了
眼睛,表情非常安然无事的样子。
祐一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了香奈子的洞穴里去,不断的搓,这下,经过祐一的不
断揉搓之后,香奈子的爱液也就不断地流了出来。
祐一看到了香奈子的爱液已流出了,非常的高兴,于是祐一準备吸住那爱液。
他将自己的舌头靠近香奈子的洞穴,用舌头的尖端,微微的舔了几下,佑一觉
得这爱液,味道好像怪怪的,有种腥味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舔过女人的爱液,这次舔了香索子之后,便知道了女人也有这个灵
芝,实在不错啊!不知这个东西会不会流光呢?
祐一心里想:「这爱液,可能就是女人的秘密武器吧!女人的味道大概是从这
里放出来吧!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啊!」
这时,佑一的那根肉棒,似乎已等不及的样子了,常的高昂。
香奈子说:「你的强棒怎么还不进来呢?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祐一便说:「唉!作爱需要做暖身运动后,再来进一步的攻击,快感会增加许
多。」
香奈子的心里想:「我与老头作爱,还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呢!不过想想也是
蛮有道理似的。」
祐一的手指,依然的在抚摸着香奈子的洞穴,手不离洞似的。
香奈子叹息着说:「你的暖身运动要做多久啊?我已经等不及啊!你快一点可
以吗?」
接着,香奈子便伸出手,抓住了祐一的棒子,她感觉有点烫烫的样子。
香奈子叫起来:「你的棒子怎么这么烫啊!你会不会把我的洞毛给烧起来了呢
?」
祐一回答说:「这乃是暖身运动的一项而已。」
这时候,香奈子吓住了,说:「你到底有几个地方要暖身啊?」
祐一离开了床,拿了一瓶威士忌,走到了香奈子的身边,祐一倒了一杯给香奈
子,自己也倒一杯,威士忌,啰!啰!的响着。
祐一说:「来吧!我们来乾一杯!」
喝完了威士忌之后,祐一便说:「姊姊!妳的乳房很棒呢!真的是太漂亮了。

祐一走到了床边,低声的说:「香奈子,我、我要干妳啰…」
香奈子也就躺回了床上,两只大腿张得很开,祐一看到了美妙的丛林处,不禁
大为欣喜的高兴了。
没想到,香奈子的宝贝这么样子的漂亮啊!实在太漂亮了。
接着,祐一还是抚摸香奈子的胸部,不断地在玩弄香奈子的两粒肉球。
祐一将自己的嘴巴在吸吮着香奈子的奶子,双手不断地在压着香奈子的乳房。
佑一将自己的嘴巴不断地往下滑动,嘴唇也跟着往下移动,当祐一的摸到香奈
子的洞穴时,便停顿了一下,他在抚摸找寻那个洞穴。
香奈子便将自己的腿张开,祐一的舌头也跟着过去了,佑一不断地在舔香奈子
的洞穴。
他要将香奈子的洞穴给舔得湿湿的,滋润、滋润!好让他的大肉棒能够顺利的
通过她的洞穴,祐一不断地在努力着。
这时,祐一握住自己的棒子,準备往香奈子的洞穴里插进去了,佑一的心情非
常痛苦的样子。
因为,佑一从来都没有玩过这种游戏,他的心情当然很紧张啊!
当祐一的肉棒尖端碰触到香奈子的洞穴时,香奈子的眼睛开了起来,她的睫毛
微微的震动了一下,又急刻的闭了起来。
慢慢地,祐一将自己的肉棒插入了香奈子的洞穴里去了。
香奈子叫了一声:「唉哟!」
香奈子心里想:「你这位大丈夫的肉棒,总算进来啦!也该让我赶快满足的时
候了。」
祐一不断的摇动自己的身体,他要将整支的棒子在香奈子的洞穴内滑动。
香奈子发出了声音:「唉…唉…唉…唉…」
祐一感到香奈子的肉内,似乎有种抵抗的感觉,她的肉内,有种不一样的反应

祐一不断地注意着香奈子的身体,香奈子的胸部不断地在上下起伏着。
祐一还是不断地将自己的肉棒,往香奈子的洞穴里插,祐一似乎觉得很好玩似
的,有种自然的弦律,自动的动着。
香奈子的腰部也跟着动起来了,动得十份的起劲,床都有震动的声音。
香奈子发出了声音:「哦…哦…哦哦…」
香奈子感到自己的身体有股热流,直逼到自己脊髓,她又叫了起来:「唉哟…
唉哟…哦!哦!哦…哦…哦…哦…」
香奈子似乎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她的全身都冒着汗水了。
香奈子的下体,已经充满了热腾腾的爱液,好似随时都要将自己燃烧起来似的

祐一觉得自己的棒子,好像也快要洩放了,但是他不希望那么快的洩放出来。
祐一不断地在鼓舞着自己,今晚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时候,绝对不能洩气啊!
香奈子又发出了声音:「唉哟!祐一!祐一快啊!我快受…受不了…」
香奈子的眼珠上,好像有着泪水的样子,非常的痛苦,祐一不断的用力攻击。
祐一嬉皮笑脸的说:「姊姊!姊姊!我会让妳快感!我会让妳有更大、更多的
快感。」
祐一将自己的嘴唇微微的贴住了香奈子的嘴唇,轻轻的、微微的摩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