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浮华孙华蓉篇]4-5 - 优优色影院

[再见浮华:孙华蓉篇](4-5) 袁芸闻言从地上爬到我面前,她双脚并拢直起身子,低头朝我涩声问道:" 请问……主人可否……用……用大鸡巴来干……贱奴。" 她可能一时有些不习惯 面对我这个" 外人" 说出那些羞耻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和害怕,我低头看着 她跪在我面前,不可否认,心中确实有一股冲动,当一个漂亮的熟女向你提出一 个你无法拒绝的诱惑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很诱人。 可能我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 方式" ,所以压制住那一股欲火,朝她轻声道: " 你先起来再说,别在那儿跪着。" 我说完话,袁芸看我的眼神有一丝奇怪,她 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望向了陈峰,陈峰笑着朝她道:" 主人让你起来就起来, 看我干嘛?还要我亲自来请啊。" 袁芸听了这话才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我不由 得佩服陈峰对她调教的是相当不错。 我从口袋掏出烟递给陈峰一支,他点燃吐了口烟圈,朝我问道:" 怎么了晨 哥,对这个骚货不是很满意?" " 没有没有,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 我的确是 不习惯,虽然我打心底并不排斥SM,但除开小说和看过的A片以外,我从来没 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看到过这种被调教过的性奴。袁芸带给我的精神刺激真的有些 意料之外,陈峰调教她的确是非常有一手,我真怀疑在这方面他在国外偷偷学习 过,我更奇怪这个女人怎么能受得了陈峰这种变态的玩法。 陈峰听我说完一阵沉默,猛吸了几口烟后他朝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他是要 我看着,我耸耸肩示意他自便。 " 过来。" 他招手让袁芸过去坐在他的大腿上,只见他用手在袁芸双乳上揉 捏了一会儿,然后缓缓撕掉她双乳上的胶布,胶布脱落的一瞬间,袁芸嘴里轻哼 了一声,陈峰一手搂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在她乳头上来回拨弄,袁芸感受着手 指带来的刺激整个人也随着不停颤动,我看见她的乳头渐渐挺立起来。 陈峰拨弄了一会儿,右手沿着她的腹部缓缓往下摸了下来,我看见袁芸闭着 双眼,紧紧咬住嘴唇,脸上一股春潮泛滥。摸了一会儿,陈峰又用手指扒开她的 双腿,她的阴唇早已湿透,陈峰用两根手指捻起那根短线往外轻轻扯了出来,只 见袁芸双腿一阵扭动,大量的淫水伴随着一个红色的蛋状物体从阴道中喷了出来。 陈峰扔掉被淫水打湿的震蛋,手指包夹着阴唇开始上下搓揉,接着又扣弄着 她的阴蒂,袁芸下体湿的犹如河水泛滥。揉搓了一会儿,他干脆伸出两根手指在 她阴道里抽插,袁芸随着他手指的反复运动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呼吸也开始变 得急促。 " 啊……嗯……啊啊啊。" " 骚货,是不是很舒服。" 陈峰一边用手指抽插 一边问道。 " 是的……主人,骚货……很舒服……" " 流了这么多水,真是个色色的贱 奴。" 我在一旁看着陈峰恣意玩弄袁芸,胯下的鸡巴早就一柱擎天,这时陈峰笑 着道:" 这个贱货被玩的挺爽,开始发骚了。" 果然,袁芸此刻的情欲已被完全 挑起,她揉捏着自己的双乳,一双黑丝长腿大大张开,被陈峰玩弄过的下体流出 了许多汁液,淫水沿着大腿根部往下缓缓流淌。 我看着越来越兴奋,陈峰忽然抽出手指,袁芸见状也停了下来,陈峰用手抚 摸着她的双腿朝我说道:" 晨哥,老是在一旁看着多憋屈,试试呗。" 说完就把 袁芸推了过来,他坐的离我很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温软的身躯就撞入我 的怀里。 慌乱间我左手一把抱住她纤细的腰,她低吟了一声就倒在了我的怀里,她的 呼吸在我耳边传来,呼吸的很快,我感觉到她很紧张,我知道必须要消除她的紧 张,于是右手在她的黑丝腿上轻轻抚摸,俯首朝她嘴唇吻了下去,我的舌头在她 嘴里反复吸吮,她的舌头也和我纠缠在一起,我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香甜,那是熟 女才有的一股味道。 我们舌吻了一会儿,她也渐渐热情起来,正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突兀的响 了起来,回头只见陈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电话,他示意我安静这才接了电话。 电话是越洋打过来的,陈峰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说着说着他脸上渐渐变得 凝重起来,这时袁芸靠在我怀里,我也没有完全听清他说了什么。陈峰挂了电话 把我叫出房间,我低声问道:" 刚才听你说什么律师什么的,怎么了,是不是出 了什么事?" " 没什么大事,刚才美国那边说有个项目出了一点点小问题,我现 在必须马上回我妈公司去开一个视频会议商量一下解决方案。" " 那我跟你一块 过去吧。" " 没事儿,你就在这里玩儿,下边车库里还有一辆车,我把钥匙给你, 等我处理完了给你电话,你就开车过来找我。" 陈峰说完从口袋掏出一把一把钥 匙丢给我。 " 我还是陪你回去吧,再说我这么久没回来了,也正好去看望你爸妈。" " 看我爸妈也不急在这一刻,你还是先好好享受这个骚货吧,回头给你电话。" 他 反复让我留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陈峰拉着我进了房间,袁芸此刻直直坐在沙 发上,身上除了黑丝吊带袜以外依然是一丝不挂。我们一进门,袁芸便从沙发上 起身趴到地上跪下,陈峰看了袁芸一眼道:" 骚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这 儿好好陪我兄弟,记住要用心伺候,要是他有什么不满意,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 " 是,主人。" 袁芸一脸羞涩。 陈峰转身出门,临走时在我耳边道:" 兄弟,千万注意身体啊。" 说完奸笑 着扬长而去。 我送陈峰出门离去后回到房间,袁芸此刻依然跪在地上,我走过去把她扶了 起来,接着又拿过她的大衣让她穿好。坐下后她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二人一时相顾无言,过了一分钟,我点起一支烟轻声道:" 你那个,要不要先去 洗个澡。" " 主人要沐浴么,贱奴给您去放水。" 袁芸见状急忙起身。 " 不用不用,你先坐下。" 见她理会错了我急忙制止道。 袁芸见状又小心坐下,我柔声道:" 你不用紧张,我不是他。" 她点点头, 随后老实的坐在那里,我好奇的问道:" 不介意给我讲讲你们的事情吧?" 她看 着我犹豫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我示意她放松一点,她深吸口气,然后缓缓说道: " 我跟陈峰是在三年前认识的,那时的我跟老公已经到美国五年了,而陈峰刚刚 担任了公司的新老总,我老公是他的下属,陈峰到公司的第一年年终,他们公司 举办年会,我老公带着我去参加,晚会上陈峰邀请我跳了一曲舞,那是我们第一 次见面。" 我点起烟示意她继续,她吸了口气又道:" 陈峰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他很容易就了解了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家庭,他也经常关照我老公,在他的" 关 照下" ,我老公从一个小小职员慢慢升职成了部门经理,随着他职位的上升,工 作也越来越忙。" 我听她婉婉道来,明白这个" 故事" 会很漫长,她在诉说这些 旧事的时候神情很淡然,我并没有贸然打断她,准备做一个好的听众。 袁芸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 有一次我去单位找我老公,正好碰见陈峰也在, 那天的他好像很高兴,提议一起去吃饭,我老公自然是受宠若惊,然后我们三人 去了附近的酒店吃饭,席间听着他侃侃而谈,看得出来我老公很佩服他,他是那 么年轻,又有学识,而且长得也不错,我对他印象很好。后来,他也经常邀请我 们一起出去玩。" " 我知道我不该对他有什么想法,可是女人到了三十岁这个年 纪,在那方面总是有些……有些欲求不满。" 袁芸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看了我 一眼,见我听的很认真,她随即低下头又道:" 我老公一心扑在工作上,接触陈 峰后我才知道他很喜欢我,好像我的出轨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这种" 感情" 一旦 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有那方面的嗜好,后来他才慢慢 的跟我提出来,可那时的我已经完全迷失在他身上,我和他疯狂的做爱,他满足 我的一切,不光是金钱,还有更多,我很依赖他,十分依赖。" " 那你的老公呢? " 我忍不住打断她。 袁芸将额前的发丝拨到耳后,冷冷说道:" 其实他知道这一切,可是为了他 的前途,他默许了,我恨他,但我更恨我自己。" 听了这话我沉默了,袁芸缓缓 又道:" 是陈峰慢慢开发了我,可能我的本性真的很淫荡,记得他第一次让我喝 他精液的时候我竟然没有那么反感,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但是很有快感。后来 我发现他有一些其他的嗜好,比如他喜欢插我的后面,也就是我的肛门,我拒绝 了他很多次,但最后还是被他强行上了,即便那样我也不是很排斥,渐渐地我习 惯了他对我的所有的方式。"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我见她眼神里透出一丝无 奈,她喃喃道| :" 一年前,陈峰说带我玩一点更刺激的,于是带我加入了一个 俱乐部,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是有心把我调教成他的玩物,而那个俱乐部只 是这所有的开始。" " 那是什么俱乐部?" 我很好奇。 " 什么俱乐部,那里只是当地一个豪门贵族成立的私人会所,说白了就是一 个专门调教性奴的地方,他们专给有钱人提供性奴调教,因为得到很多有钱和有 背景的人支持,所以也没人敢管。我被陈峰送到那里,他白天上班,我白天就在 那里接受调教,他晚上下班再接我回去,半年后,他发现我被调教的很好,知道 我彻底习惯了这种生活后就把我接回去了。经历调教后的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这种 被虐的感觉,他也很满意我的表现,我彻底变成了他的性奴。我想是不是我真的 很……贱,或者是我真的是个骚货,才会这么甘之如饴。" 她淡淡的对我诉说这 段往事,我也静静的认真聆听,时间就这样过了很久。终于,她在说完了最后一 句话后小声哭泣起来。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她此刻情绪的宣泄需要眼泪来释放。在我知 道所有的事情后我也很明白,其实对于这段" 虐情" 来说我面前的这个人妻并没 有错。 " 是不是觉得我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 她擦了擦眼泪问我。 " 其实在我看来,对于享受爱的过程来说,你们应该还是很快乐的。陈峰享 受了你,你也得到了他给予的东西,至少,你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难道不是 吗?" 听完我这番话她很诧异,愣了一会儿,她缓缓抬起头看着我道:" 你说的 很对,之前我一直都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现在我明白了,谢谢你。" " 不用 谢,其实陈峰这人还是挺好,只是他的性嗜好稍微有些不一样而已。" " 能认识 你很高兴,你是个不错的人。" 她看着我笑了笑,我见她能释然也很高兴。 " 其实,那个……你也可以……占有我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 但我还是听见了。我看着她,袁芸面色有些微红,那是一种成熟少妇才有的颜色, 她见我看着她,急忙低下头去显得不好意思。 这世上或许没有什么比一个漂亮熟女对你赤裸裸的诱惑更加让人心动,我感 觉房间的气温瞬间有些升高,橘黄色的灯光变得有些撩人心扉。袁芸起身朝我走 了过来,高跟鞋的鞋跟在地上蹬蹬发出声响,我开始有些意乱情迷。 袁芸走到我面前脱掉风衣,她挺起胸膛,乳尖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挺拔,她用 手解开我上衣的扣子,缓缓除去我的上衣,接着是裤子,最后,我终于一丝不挂 的站在了她面前。 袁芸凑上前主动吻住了我的唇,我们忘情的激吻,她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双 乳上,我用手指拨弄着她的乳头,她的舌头在我嘴里吞吐纠缠,鼻子里发出呜呜 的声音,我知道她很爽。她的手缓缓摸向了我的下体,我的鸡巴早已很硬了,她 用手套弄了我的鸡巴一会儿,然后蹲下来开始给我口交,她的舌头很湿滑,在我 的肉棒上来回舔舐,吸吮得滋滋有声。 我的鸡巴在她口腔里十分温热舒适,她含了一会便开始舔我的龟头,一股酥 麻的感觉顿时传遍我全身,我的手放在她头上,也开始轻轻的抽插,可能是我的 肉棒比较大,袁芸不能全部吞进嘴里,我抽插起来不是很舒服,见状她便示意我 用鸡巴干她。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抬起她的丝袜高跟鞋,她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在她小穴上 下摩擦一阵,她那里流了很多水,我的鸡巴噗嗤一声便滑了进去,她好像很满意 我鸡巴的尺寸,没入阴道的一刹那她呻吟起来。 忽然,我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电话就在我身旁,拿起手机一看,是 个陌生号码,我以为是公司的客户,急忙从袁芸阴道里退了出来,接通后我问道: " 你好,哪位?" 那边没人说话,沉默了一阵我又问了一遍。 " 小晨,我是爸爸。" 电话那边突然开口。 竟然是我父亲,拿着手机我十分震惊,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这些 年我跟他们断了联系后几乎都开始慢慢忘记他们了,并不是因为我恨他们,只是 我好不容易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不想他们再次在我现在的生活里,同样我也不会 去打扰他们。除开血缘关系,我们更多的时候像是陌生人,起码在我心中我是这 样想的。 " 小晨,我知道你恨我们,当年是爸妈对不起你……" 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事, 当即打断他问道:" 说吧,是有什么事吗?" " 小晨,我今天从老房子那边过, 知道是你回来了,我想跟你见个面。" " 可我现在不在浅川市,这样吧,等我回 去了再给你电话。" 我想了一下,没有拒绝。 " 你在哪儿,什么时候能回来?" " 我也不知道,我这边还有点事,完了才 会回去,这样吧,你等我电话,我挂了啊。" 我极力克制自己的冲动说完这些话。 放下手机我心情很是烦躁,袁芸见我脸色不好,很识趣地在我身边缓缓坐下。 此刻的我也没有了什么心情,抽了支烟我和她各自穿好衣服,袁芸见我要走, 起身送我到门口,我跟她道别后下去拿了车便离开了。 第五章重逢我开车回到市区已经是下午了,路上给陈峰打了个电话,没有人 接,我知道他这会儿肯定很忙。心烦意乱下我直接回到了家里,洗了澡我躺在床 上,拿着手机看着那串号码我犹豫了很久也没有拨出去。 考虑了很久,我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没怎么响就接通了,我知道 他一直拿着手机在等我电话。 " 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低声问道。 " 不用了小晨,还是我过来找你。" 他急声道。 " 好,我现在在家,你过来吧。" " 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他言语间有一 丝喜悦。 挂了电话我急忙换了套衣服,然后下楼泡了壶茶,接着便坐在客厅里等他。 时间过得很快,不多时我听见门口有辆车停了下来,接着门铃声响了起来。 我起身打开门,父亲站在了门外,我们互相打量着彼此,他率先开口道:" 小晨,你变瘦了。" 这句话让我莫名的鼻尖一酸,我强忍住笑了笑把他迎了进来。 落座后我给他倒了杯茶,父亲握着茶杯喃喃道:" 很久没有喝到你泡的茶了。 "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我忽然想到了小时候,那时的父亲很喜欢喝茶,我也经常 给他泡茶,那时的我很小还不懂事,不知道泡茶要用热水,总是喜欢用自来水管 的水给他泡,父亲每次看到都会皱眉,但还是会全部喝掉。 " 小晨,你过得好吗?" 他看着我。 " 嗯,我现在在Y省挺好的。" " 这些年我去Y省找过你很多次,可每次都 找不到你。" " 嗯,那个…我妈她还好吧。" " 你妈在五年前就出国了,现在定 居在国外,我也不知道她的境况。" 听了这话我很意外,父亲随即告诉我,当年 跟她结婚的那个男人是个澳大利亚华侨,他跟我妈结婚后生活了几年就带着我妈 去澳大利亚了。 " 那您呢?" 我缓缓道。 " 我还是老样子,就是这些年老了许多。" 我这时才发现,父亲的头顶上多 了些许银发,他的眼角也布满皱纹,两只深陷下去的眼睛再也不是当年我小时候 看到的样子,我别过头去,心里诸多感慨。 父亲见状岔开话题道:" 这些年每次想到你我就很内疚,我是一个不称职的 丈夫,更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生活的 挺好。" 我安慰他。 " 小晨,你能原谅我吗?" " 说不上原谅,其实我并不恨你们,这么些年过 去,我早已看淡了。" " 小晨,谢谢你,今天我来就是想看看你,我在东阁酒店 订了饭,一起去吃个饭吧。" 他缓缓站起身。 父亲说的很诚恳,能看的出来他是很诚心的,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可 是看着父亲渐渐老去的面容,我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于是我看着父亲重重点 了点头,他很高兴的笑了。 我们一起出了门,父亲开着一辆老式的桑塔纳,一路上父亲不时的告诉我这 里的变化,这里以前是什么现在拆了后又建了什么,其实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可 是看着他口若悬河的说着,我还是很高兴的陪他闲聊。 车子在市中心一座酒楼前停了下来,这酒楼虽地处市区中心,但很难得会有 这样闹中取静的地方,从门口望去这酒楼已有些年份,褪去浮华也别有一番情致。 我跟父亲走了进去,里面装修的很是朴静,服务员带我们进了父亲定好的包 间。坐下后我递给父亲一支烟,父亲摆手拒绝了,我很好奇,父亲这才告诉我早 些年他的肺部查出了一些毛病,已经戒烟很多年了。 难怪父亲消瘦了许多,我默默放下了烟,不一会儿服务员便把菜全部上齐了, 父亲拿起酒瓶给我倒了杯酒,我们父子俩就这样喝了起来。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一瓶酒也喝见底了,我见父亲有点喝多,便提议回去。 从酒店出来天色已经暗了,走到门口,父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 说了几句后面色陡变,酒也顿时醒了大半。挂了电话我急忙问他怎么回事,他支 支吾吾,最后才说是楼下邻居打来的,估计是家里阿姨出事了,我明白他说的是 他现在的老婆,我说那我们赶紧回去看看。 在车上父亲跟我说了关于阿姨的一些情况,原来当年父亲跟阿姨再婚后,他 们生了一个女儿,本来一家人很幸福的,可偏偏三年前,他们的女儿却被杀千刀 的人贩子给拐走了,阿姨惊闻消息后承受不了就疯了,从此父亲一边照顾阿姨一 边寻找女儿,阿姨的病让她生活不能自理,身边完全不能离人,父亲没了办法, 最后只能抛下寻找女儿的事在家照顾阿姨。 我听完后很难想象父亲这些年的生活,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我知道 他在隐忍着心底的痛楚。 车子开了很远,最后进了一个小区,父亲停好车后下来道:" 我们住在前面 不远的B楼,你待会儿上去了离阿姨远一点,她的病最近时好时坏。" 我点点头, 父亲这才在前面带路,上了楼父亲掏出钥匙打开门,还没进门就听见一声巨响传 来,父亲一个箭步跨了进去,我也跟着进了屋,只见房间里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 抱着一个布娃娃不停的来回踱步,地上全是乱七八糟的家具,她身后的地上是一 个被摔坏的电视机,估计这就是刚才那声巨响的来源。 父亲皱了皱眉,正准备上前,那个女人看了父亲几眼,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忽 然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我一个没留神,脸上被她挠了好几道血印子,她边挠我边 朝我喊:" 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 父亲见状急忙过来抱住她,我愣了愣, 父亲急忙示意要我先走,说这边完了再给我打电话,我这才赶紧退出了房间。 下了楼我心中很不是滋味,父亲这辈子的婚姻好像一次比一次糟糕,难道这 就是他的宿命?我想着等回到Y省后帮父亲联系一个好点的神经科医生,毕竟那 个女人是她老婆,也算是我对他们尽的一份孝吧。 想着想着我就走到小区门口,一束很强的光照来,我猛一抬头,发现一辆车 子正开着远光停在我面前,我以为是挡住了路急忙侧身走到一边,岂料车子完全 没有动的迹象,我十分奇怪,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我定睛一 瞧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这女人不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孙姐孙华蓉么。 孙姐从车上下来,看着我十分好奇的问道:" 小晨,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编了个谎话道:" 我过来这边看个亲戚,对了孙姐,你怎么也在这儿?" 孙姐 笑了笑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我就住在这里啊。" 我顿时恍然大悟,敢情我 父亲跟孙姐居然住在同一个小区,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我正想着,孙姐忽然低呼 一声道:" 小晨,你脸上怎么了?还在流血呢?" 我摸了摸脸上的伤痕,此时正 火辣辣的疼,我只好编了个谎话说是不小心被亲戚家的小孩子抓伤了。孙姐看着 我的伤口说要不去我家,给你搽点药。听了这话我心中暗自高兴,嘴上却说道: " 这……万一要是你老公在家看到了岂非不好。" 孙姐白了我一眼道:" 我说你 这小子怎么这么多心思。" 我见孙姐有些生气,急忙道歉:" 孙姐不好意思,是 我想多了,对不起啊。" 孙姐见我道歉,又瞧着我的狼狈样儿,这才缓缓说道: " 好了,咱们别耽搁了,我女儿此刻还一个人在家呢。" 我摸着头脸上不好意思 的笑了笑道:" 孙姐,那我就打扰了。" 孙姐点点头,这才开车进了小区,停好 车后孙姐带着我朝她家走去。她家住在顶楼,坐电梯上去后我才发现其实是个复 式的两层,孙姐打开门,我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她家里装修的很前卫,开放式的 客厅一览无余,我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孙姐在玄关弯腰准备换鞋,她今天穿了一身OL黑色职业装,苗条的身材配 合着小西服是那么合体,腿上穿着一双不知是黑丝长筒袜还是连裤袜,薄薄的黑 丝袜在灯光下泛起一丝光滑,孙姐的脚很小,但是她穿的高跟鞋却很高,那是一 双足有12公分的真皮高跟鞋,孙姐换完鞋,皮革传出的味道还带着孙姐的气息, 让我十分痴迷。 正在意淫时孙姐突然递给我一双男士拖鞋,我换了鞋走进去,孙姐已经到了 沙发旁边,只见她女儿在沙发上搂住她快乐的叫着妈妈。 孙姐放下女儿,指着我对女儿道:" 小妮,快叫于叔叔。" 小女孩看了我一 眼,可能有些陌生,一下子躲在了孙姐身后,孙姐笑道:" 小妮,你不乖哟,怎 么不叫人呢?" 我急忙走上前道:" 孙姐,没事,小妮没见过我,有一点戒心很 正常。" 孙姐瞪了小女孩一眼,放下女儿朝我道:" 小晨,你坐啊,我去给你弄 点茶。" " 不用不用,我刚才在那边喝过。" 我忙阻止她。 " 你是喝的酒吧?这么大个酒味儿。" 孙姐嘲笑道。 我脸上一红,但我还是执意不喝茶,孙姐也只好作罢,她想了想又道:" 好 吧,这大热天的也的确不适合喝茶,冰箱里有矿泉水和可乐,你喝什么?" 这回 我没有客气,说那就矿泉水吧,孙姐去冰箱拿了矿泉水给我,然后转身去拿药箱。 我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只见房间里面到处是小女孩的照片,却很少看到孙 姐和她老公的照片。难道她们夫妻也感情不好,抑或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正在胡乱瞎想着,孙姐拿着药箱走到我身旁,她示意我闭上眼睛,然后用 棉签沾了药水在我脸上的伤口上轻轻擦拭,她的动作很轻,我感觉十分舒服,从 她手上的动作完全可以感受到她是个非常细腻的女人。鼻子里也传来孙姐身上一 股淡淡的香味,还是那么熟悉的味道,一如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孙姐上半身微微前倾,整个人离我很近,我都能感觉到孙姐的胸部此刻就在 我的眼前,我多么想一把抱住她,可我知道这不可能。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剧, 于是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想入非非。 正当我十分享受的时候,孙姐扔掉棉签起身说好了,我十分不情愿的睁开眼, 伤口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 你注意不要沾水,这几天记得要擦药。" 孙姐十分关心。 " 谢谢你,孙姐。" 我轻声说道。 孙姐朝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微笑的样子让我的心简直都要融化了,我仿佛 是一汪春水,而孙姐就像是在我的水中荡起了层层涟漪。 " 妈妈,我困了。" 小女孩又跑过来抱住孙姐。 看了看手机,只见时间已经指向了九点,我急忙起身道:" 孙姐,你赶紧陪 女儿休息,我就先走了。" 孙姐看了看女儿,回头问我:" 小晨,你没开车吧? " " 没有啊,我来时打的过来的。" 我十分奇怪。 " 我们这边离市区有点远,你又喝了酒,再说现在这个点儿外边很不好打车, 你先坐一会儿,等小妮睡了我送你。" " 孙姐,那怎么成啊,我出去打个的,没 问题的,你就在家好好陪小妮吧。" " 你就别太倔,听孙姐的话,我待会儿送你。 " 孙姐很执着。 " 孙姐,那就麻烦你了。" " 跟孙姐还客气什么?你先看会儿电视吧,我去 给小妮洗澡。" 说完孙姐就拉着女儿上了二楼,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一阵欢喜。 孙姐虽是少妇,却极具知性美,无论从哪里都无法挑出一点瑕疵,娶了一个 这样的女人,应该很幸福吧。 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喝酒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肚 子忽然传来一阵异响,我估摸着孙姐给女儿洗澡一会儿不会下来,便赶紧跑到卫 生间,上完厕所舒服了很多,我在洗手池洗完手,忽然瞥见卫生间角落里的洗衣 机上胡乱放着几双还没洗的丝袜。 看着眼前的丝袜我十分兴奋,那些丝袜都是超薄高透的流行款式,有一双肉 色的连裤袜和一双浅灰色的长筒袜,那双长筒袜的袜跟还是蕾丝花边,看着十分 诱人。我轻轻拿起丝袜放在鼻尖轻嗅,丝袜上没有什么异味,只有脚尖位置有一 丝淡淡的皮革味道,丝袜的质感很好,摸上去十分柔滑。我一想到孙姐那双修长 的腿穿过这双丝袜,胯下那东西顿时硬了起来。 孙姐那双腿很是纤细修长,可能这样一双腿,不管穿什么丝袜都会意态沁人, 可能也只有丝袜才能穿出这种美丽少妇的魅力。以前在看A片的时候,那些女优 也是穿着丝袜来做爱,可并不能完全勾起我的欲望,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丝袜也 需要适合的人才能穿出风情,而孙姐就是那一抹风情中最亮丽的色彩。 害怕时间太长让孙姐怀疑,我放下丝袜走出了卫生间,刚一出来就看到孙姐 从楼梯上走下来,她换了一套简单的便装,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宽松的韩版T 恤下配着一条马裤,她的小腿很白,只可惜没有穿丝袜,我看的有些呆了。 孙姐见我从卫生间出来,吃惊道:" 你没事吧?" " 我没事,小妮睡了?" " 恩,你要不要休息会儿?" 孙姐走下楼梯来到沙发前。 " 我喝口水。" 我走到沙发前拿起那瓶矿泉水一顿狂饮。